贝博体育网页版

贝博体育

您好!欢迎您来到广东贝博体育教育集团!携手一起让世界的教育更美好!
客服热线:400-093-3330 卓越学校的缔造者 建校一所造福一方
刘裕权教授:找到原点,重新出发
2020-09-11 来源:贝博体育教育集团   编辑:小记者

“原点”,又被称之为“起点”,也就是指人们出发的地方。“原点”,在数学上是指数轴上的零点,它关系到整个数轴的布局;在城市中又叫做“零公里点”,通常设在城市的地理中心或政治文化中心,也可能是城市建设的发源地,它是城市重要的历史文脉和人文地标;在人的一生中则是指人们人生之路的出发点,或者说是人们内心深处的呼唤。“原点”,是一个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的话题。、
 
 
曾有人说“对于一个点的关注,会陷入偏执”;也有人说“对于一个点的关注,会集中给力”;更有人说“对于一个点的关注,会更加明确”。不管怎么说,我们清晰地知道:无论做什么事情,一旦找准了“原点”,就可以让我们既有着明确的正确的“方向标”,也可以让我们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原点”的问题,放到学科教学中来看,实际上就是在学科教学的备课与设计中弄清楚其源头、其渊源的问题,属于“不仅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的重头戏问题,在学科教学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价值和意义。只是很遗憾,我们太多的老师们并未觉察到这一命题的重要性,因此也就可能让我们教给学生的很多东西都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最终难以长成一棵棵参天大树。
 
 
我感到十分庆幸的是,我大学毕业不久,就遇到了我国教育学界关于“教育学原点”、“教育学的逻辑起点”这一命题的研讨和争论。在其研讨和争论中,各种“起点说”真的众说纷纭、见仁见智;不少的“起点说”都架构了属于自己的基本概念,尽管都是各说各话、众说不一,甚至没有几个基本概念被教育学界自身所公认,但是却给予了我学习的素材、思考的空间和向上向前探索的天地。
 
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大学毕业后的数年里,我一直都在努力地通过阅读、学习,搜索国内外教育学界关于教育学逻辑起点、原点的各种观点及其文献资料,期待能够从中获得感悟、启迪,找到自己能够接受的教育学逻辑起点。
 
很庆幸的是,在我不断寻觅教育学的原点的过程中,我遇到了直到今天都值得回味两件事——
 
 
1. 我通过搜集资料、阅读资料,我学习了很多学者关于教育学“原点”的观点。
 
在这个过程中,我要特别提出的是,我当年反复阅读了天津教育学院一位姓康的老师所撰写的关于教育学逻辑起点等问题的文献综述,同时还阅读了若干教育学老师们撰写的有关教育学逻辑起点的文章和若干教育学的教材,从中先后发现了教育学的“起点说”:
 
“人本起点说”(捷克的夸美纽斯)、“体育起点说”(法国的卢梭、德国的康德)、“管理起点说”(德国的赫尔巴特)、“知识起点说”(英国的斯宾塞)、“生活起点说”(美国的杜威、桑代克)、“目的起点说”(日本的牧漱五一朗、英国的沛西·能、前苏联的平克微支)、“本质起点说”(日本的吉田熊次,苏联的凯洛夫,我国的杨昌济、舒新城等)、“教师起点说”(日本的立花铣三郎,前苏联的柯瓦列夫、巴拉诺夫)、“儿童起点说”(我国的孟宪承、吴俊升和王西征等,前苏联的赞可夫)、“受教育者起点说”(我国的陈元晖)、“教学起点说”(我国的刘刚)、“传播起点说”(我国的刘晖、王箭等)、“人类学习起点说”(我国的刁培萼、吴也显)……
 

2. 我重新走进哲学的殿堂,重新阅读了很多哲学著作
 
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很偶然地遇到了我国著名的哲学家高清海老师与众不同的著作《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高清海是为繁荣和发展我国哲学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的著名哲学家。
 
他当年在其老师的影响下,全方位地重新研究了西方哲学史,尤其是德国古典哲学;他摆脱了教条主义的学风,坚持独立思考、自主探索,以巨大的理论勇气和人格魄力对当时流行的前苏联的哲学教科书体系提出批评,同时坚持不懈地致力于变革传统苏联式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体系,是中国哲学界、中国高校哲学教育界最有影响的哲学家、理论家和教育家。我在阅读高清海老师著作的过程中,改变了很多过去受传统的苏联式、艾思奇式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影响的东西,在我的理论思维中架构起一套全新的哲学体系。
 
正是以上诸种教育学“起点”和“原点”的观点启迪下,在高清海老师全新的哲学体系引领下,我在写作自己的第一部专著——《教育概论》的时候,尝试性地提出了我自己关于教育学“起点”和“原点”的观点,这就是:“人的教育规定性和规律性”,或者说“教育的本质属性和本质联系”。
 
 
为了让自己提出的教育学的逻辑“起点”、“原点”更加地丰满、丰润,我在“人的教育规定性和规律性”、“教育的本质属性与本质联系”这一命题之后,提出了教育的三大基本问题来进一步充实我的观点。
 
 
这三大基本问题是:
◆教育与社会相互制约相互作用的关系问题;
◆教育与个体社会化相互制约相互作用的关系问题;
◆教育者与受教育者相互制约相互作用的关系问题。
 
我在阐述中这样说道:这三个关系问题(或叫基本矛盾),在教育学研究的许许多多问题中处于中心地位,是各种问题中最为重要的问题,还是贯穿在其它一切问题中构成它们的本质内容的核心问题,统帅和制约着其他一切问题的最高问题。教育学中的其他问题(如教育目的、教育制度、教育管理、教育内容等)都只有依据这几个问题的解决才能得到解决。
 
找到了教育学的“原点”,我的教育学的课改历程又重新出发了。
 
END
 
 
供稿 | 刘裕权教授
文章排版 | 植诗韵
文章审核 | 侯丽萍、刘广球